Skyscraper City Forum banner
1 - 13 of 13 Posts

·
Registered
Joined
·
361 Posts
Discussion Starter · #1 · (Edited)
有删节,挑出一些主要的

希腊人以几何学为代表的思维方式明显以分析为主,由此形成严密的形式逻辑演绎体系。一直到近代微积分发现,数学家都用“数学分析”的概念。把一个对象逻辑地分割再分割,直到最后无限小,再来积分。这种思维对西方科学的发展起了关键作用。

中国的数学与哲学思维都强调把对象作为有机的结构从整体上去把握,强调一个对象与有关事物的关联、渗透和变化。不重视对各个部分的仔细考察,也不承认各部分的独立性。

中国思维像毛笔字。一笔一笔看看不出好坏。它不注意精确,只注意总体的配合、气势、神韵。它的美感存在在于总体的组合,而不在于部分,部分的独立性没有价值。

某种程度不妨把中国人的上述综合领悟式思维称作“围棋思维”。围棋是中国的发明,它现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西方精确分析思维的影响,把一目半目的胜负视为最终目标,这和中国人原来的兴趣有所不同。但从整体上看,围棋的思维方式仍然能体现中国的思维传统。

围棋的黑子、白子都没有个性,没有自己的特殊地位。单个的子没有独立性,无足轻重;一切得看这一子在全盘棋局中的地位--它和其他子的关联而定(这和伦理观念中个人的地位多么相似)。围棋没有固定的攻击目标,只要能在棋盘上任何一处夺取地盘就行。

国际象棋已经被电脑干预,棋手完全可能被电脑战胜;围棋则不可能。围棋的下法太多,多到再快的电子计算机也不可能应付(现代最快的电子计算机也要一两年才能走一步)。下围棋无法用精确分析的方法,只能靠综合领悟,靠直觉的天赋。比如,围棋讲究“形”和“势”,似乎占优势,但“形”不好,就可能转化为劣势。敌方的阵地,本来不可能打入的,一旦自己一方在附近的子多,形成“厚势”,就可以因外势变化而“占势欺人”,乘势打入。

下围棋的人都知道“脱先”的重要。但何时能脱先却不容易判断。该抢先手而不抢,就会坐失良机;但不该抢而抢了,就会吃大亏。这很大程度依靠对全局的综合判断,权衡轻重得失。围棋不能孤立地考虑一块地盘的得失,必须考虑所有各块棋的关联;常常一块棋本是赢的,因为周围的棋发生变化而转化为败棋。许多块棋交互作用,形成错综复杂的局势。这种错综复杂局势从局部说可以精确计算,但从整体上说则无法靠精确分析判断其未来发展,只能靠综合直觉去把握。

围棋中的转化非常多:这块棋交换那块棋,死棋变为活棋,“围魏救赵”、“声东击西”、“虚张声势”、“暗渡陈苍”、“无中生有”、“死中求活”……特别是在布局时,表面分散、互不关联的子,隐伏着未来的联系,而这种联系又不是绝对的,有多种转化可能,再高明的棋手也不能预言其变化,下棋下得好,不可能不靠综合直觉与领悟。

说到转化,应该指出中国的综合领悟思维特别重视事物之间的转化。老子的《道德经》和传统的《易经》一个强调阳刚,一个强调阴柔,但都共同对对立面的转化作了十分高明的论述: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坚强者莫之能胜。

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

无平不陂,无往不复。

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终通,故受之以否……剥者,剥也,物不可以终尽,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复……

《易》比老子优越之处是它指出转化的条件。如剥卦六爻中,下面五爻是阴爻,最上一爻是阳爻。阳爻处于顶端,下一步即将转入最下层;而阴爻呈全面上升之势。这是一个走向坏结果的形象。相反,复卦 六爻中,下面五爻是阳爻,上面一爻是阴爻,阴爻处于即将崩毁之势,阳爻全面上升,其象大顺。所以《篆辞》说:“复,亨。刚反,动而以顺行。”

  这种对立面相互渗透转化的思维,已经深入到中国的广大人群中。
 

·
Registered
Joined
·
361 Posts
Discussion Starter · #2 ·
这让我想起了看过的一篇科幻小说《手谈》,讲未来的世界,机器已经远超过人类,机器能够以精确的力量做到几乎任何事情,也包括下棋.最后人类的命运凝结在一盘围棋上,一个人类棋手和最强大的机器人下棋.但是那个人走的每一步却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机器人很难分析其意图.但是却很奇怪地无法赢,直到最后,那个人才说,"我根本没有考虑棋的输赢,我只是觉得这个棋按这种方式下很"美""."美"却是机器人无法感知的,因为它只能非常微观地计算和观测,到底排列成什么样子是"美",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若心中只想输赢,是永远都算不过机器人的,要和机器人势均力敌,惟有达到"美"的境界.
 

·
Registered
Joined
·
14,079 Posts
这让我想起了看过的一篇科幻小说《手谈》,讲未来的世界,机器已经远超过人类,机器能够以精确的力量做到几乎任何事情,也包括下棋.最后人类的命运凝结在一盘围棋上,一个人类棋手和最强大的机器人下棋.但是那个人走的每一步却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机器人很难分析其意图.但是却很奇怪地无法赢,直到最后,那个人才说,"我根本没有考虑棋的输赢,我只是觉得这个棋按这种方式下很"美""."美"却是机器人无法感知的,因为它只能非常微观地计算和观测,到底排列成什么样子是"美",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若心中只想输赢,是永远都算不过机器人的,要和机器人势均力敌,惟有达到"美"的境界.
首先我是学软件的,觉得从理论上说,对"美"是可以建立数学模型的,所以认为机器永远不知道美是很短视的,包括人的感情,欲望以及围棋书法其实都是可以在机器人中实现,只是现在的人工智能还没有发展到那个阶段。

那么如果有一天,机器人比人还懂得欣赏美,比人还感情丰富,那他是不是可以被当成一个正常人呢?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伦理问题,“什么才是人呢”,想想电影Matrix, AI,觉得思想和感情才是人的精髓,形式其实并不重要。也就是说不论他以和种形式存在,甚至是附着在电磁波中的程序,都可以叫做人啊。:nuts:
 

·
Registered
Joined
·
381 Posts
古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常是模糊不清, 故弄玄虛, 缺少理性, 现代科学没在中国首先出现, 是不足为奇的.
:) 赞同

很早就知道这个说法

直到最近两年才不得不很痛苦的承认,是有这方面的问题

这一点从古人的行文也可看出

所以其实我们中国的学校里面是很应该教点科学方法论什么的
 

·
Banned
Joined
·
886 Posts
说到转化,应该指出中国的综合领悟思维特别重视事物之间的转化。老子的《道德经》和传统的《易经》一个强调阳刚,一个强调阴柔,但都共同对对立面的转化作了十分高明的论述: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坚强者莫之能胜。

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

无平不陂,无往不复。

泰者,通也,物不可以终通,故受之以否……剥者,剥也,物不可以终尽,剥穷上反下,故受之以复……
在我看来, 这是几句无用的屁话.
 

·
Registered
Joined
·
703 Posts
"Newton did things God's way; Shakespeare did things Shakespeare's way."

mystery, music, arts, literature, poetry etc are the products of human genious too. Who are much more celebrated?
 
1 - 13 of 13 Post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