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craper City Forum banner
1 - 20 of 25 Posts

·
Mind Reader
Joined
·
3,538 Posts
Discussion Starter · #1 ·
语言有没有先进与落后之分?有人认为各种语言都一样,没有优劣之分。也有人认为有,汉语就是一种落后的语言。
我们先来看看语言是什么。
语言学家认为语言是以语音为物质外壳、以词汇为建筑材料、以语法为结构规律而构成的体系。
一种观点认为劳动创造了人,人在劳动中又创造了语言,语言是人类独有的,思维也只有人类才有。
我国古人则认为人有人言、兽有兽语。公冶长的故事里说他能听懂鸟语。是真是假且不论,更多的人相信狗一类家畜能听懂人说的简单话语,把这种现象也不看成是单纯的条件反射。
狮吼、虎啸、狼嚎、鸟鸣、鸡啼、狗咬、马嘶、驴叫、猪哼等等都是语言,这是它们在进行交流或表达情感。不仅如此,动物还有方言呢。有人作过试验。法国的乌鸦听不懂美国乌鸦的叫声。把美国乌鸦的惊叫声录音,放给美国的乌鸦听,能吓跑它们。拿到法国放,法国的乌鸦听了竟然无动于衷,不知所云。
如果把语言也分为狭义和广义的话,狭义专指人类有声语言。广义还包括无声语言,如聋哑人语言、形体语言等。从广义上看,无疑语言有先进与落后之分,人言远比兽语发达,交流面要广。狭义上讲也是如此,语言既然有产生就会有发展,各种语言的发展也不可能齐头并进,总是存在差异,否则不然语言就不会发展。
以语言没有优劣之分来否定汉语落后论没有多大意义。
说汉语汉字是一种高度发达科学的语言文字是因为衡量标准和他们不同。
西方语言文字理论是在他们的语言文字基础上产生的,不能生搬硬套、照搬照抄。西方人把与他们迥异的语言文字视为落后的语言文字不足为怪,国内语言学界的一些专家学者大唱汉语落后论、汉字落后论却很使人费解。


汉语的高度发达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可从语音、词汇、语法三方面来分析。


语音是有声语言的物质外壳,是发音器官发出的代表一定意义的连续声波。发音器官的部位和活动方法不同,发出的声音也不同。有的音清晰、有的音含混、有的音响亮、有的音难以听清、有的音悦耳动听、有的音有难听的噪音。
语言的交际功能主要靠说与听来实现,高度发达的语言必然说起来简单方便、听起来清楚明白。
语言优劣的衡量标准应当据此而定。
在语音方面则要看这种语言语音是否发音明快,发音明快才能听得清楚。
明:一是指语音的乐音多,二是指一个音节里不能连续出现几个不可唱的辅音。
快:相同的语义音长时值最短。
汉语很早就出现了声调变化、连续辅音韵尾普通话已经消失。
反观西语语音,多类似于汉语原始状态。
语音的变化经历了由简到繁和由含混到清晰这样一个发展过程。如果说人类之初与兽为伍,那么在与兽揖别的过程中,语言经过了由兽语向人言的演变。
人们通常使用不同的发音来表达不同的语义。随着需要表达的语义增多,语音也由简单的吼叫朝发音多样化发展。
人类发出的声音种类毕竟是有限的,于是出现了声调变化,大大丰富了语音。音同调不同,可赋予不同的语义。如汉语普通话中的“妈”、“麻”、“马”、“骂”音同调不同,义也不同。
多数西方语言语音至今无声调变化, 声音种类较少(元音、辅音、音素、音节问题后边讨论),只采取多种声音组和的方法区别语义,音高变化不影响语义。随着社会的发展语言也跟着迅速变化,特别是科技术语增长速度极为惊人。汉语语音特点比西语更适应这一发展变化,汉语新词组词优于西语。
是不是语言里声音的种类越多越好?并不一定。当声音的种类达到一定程度,语音便开始由含混向清晰发展。
语音由含混向清晰发展的过程经历了语音由繁向简的变化。远古时汉语语音类似现在的西语语音,一个音节里可以出现几个自由连缀的辅音,在后来的发展中逐渐单化了、失落了。这种连续出现的辅音清晰度不高,不利于传递和接收。如list,“st”的发音距离远了就不易听清楚,不及“site”发音响亮。发音相近的语音易听混,也逐渐被淘汰,辅音成份的减退,特别是韵尾辅音的失落使开音节增加,元音成分逐渐占优势,语音变得更加清晰了。
我国古代韵书较多,很多早已散失,《广韵》中仍记有3890个音节。远比现代汉语任何方言的语节要多。汉语上古音里便有了平、上、去、入四声,按声母的清浊,又分为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八类,现在普通话只剩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调了。声、韵、调都在减少,音节(带调)剩1300多个了。
语言交流中,语音信息通过人们的听觉神精而达于大脑的音响中枢完成信息的传递。可以做个实验,听人说话时逐渐增加与讲话人间的距离,最先听不清楚的是辅音,再后音节听不清了,声调还可以辨别清楚。
汉语中声调的应用常被一些人用来攻击汉语是没道理的。声调变化使语言抑扬顿挫富有音乐性;音节中元音占优势,语言里乐音就特别多;辅音元音互相间隔,语言便富有节奏感。
汉语语音的音乐性,正是汉语高度发达表现之一,这不是短短几千年就能形成的。某些人说汉语是简单幼稚的语言、粗劣原始落后的语言是很难让人接受的。


汉语的高度发达在词汇方面表现为词汇精炼、构词方便。
一种观点认为,词汇反映着语言发展的状态,词汇量越大语言也就越发达。这种认识是片面的。大千世界,事物难以尽数,一物一词,是原始造词法。上古汉语曾使用过这种造词法。现在的西语构词法同汉语语音一样,也类似于汉语原始状态。这也正是西语词汇量庞大的原因。
上古汉语造词十分精细,如,
牯: 公牛
牻: 毛色黑白相同的牛
犍: 阉割过的公牛
犊: 小牛
犫: 牛喘气声
骎: 形容马跑得快的样子
騤: 形容马强壮
駉: 马肥壮
驵: 壮马
骜: 骏马
骥: 好马
骀: 劣马
驽: 跑不快的马
騑: 古时指车前驾在辕马两旁的马
骖: 古时指驾在车两旁的马
驷: 同拉一辆车的四匹马
骃: 浅黑带白色的马
骅: 赤色的骏马
骆: 黑鬃的白马
骊: 纯黑色的马
騧: 黑嘴的黄马
骐: 青黑色的马
骠: 一种黄毛夹杂着白点子的马
骝: 黑鬣黑尾巴的红马
骢: 青白色相杂的马
骓: 毛色苍白相杂的马
牿: 绑在牛角上的横木
驺: 古代给贵族掌管车马的人
这种原始造词法在英语中常见,如
sheep: 羊
mutton: 羊肉
chimera: 羊身
jimmy: 羊头
gigot: 羊腿
eanling: 羊羔
wool: 羊毛
calf :.小牛
bezoar:牛黄
byre:牛栏
dairy:牛奶场
leglen:牛奶桶
hamburger:牛肉饼
jerk:牛肉干
brewis:牛肉汤
如果汉语一直沿用这种造词法,那么现在汉语词汇早就超过1975年出版的《美国百科全书》中一百多万单词数了。比如公鸡、公鸭、公狗、公猪、公猫、公羊等等都一一造词,母的呢?总不能厚此薄彼,也照造。还有猪肉、狗肉、鸡肉、鸭肉、鸡毛、兔毛诸如此类,统统都造。这样一来词汇越来越纷繁,但能说这样的语言越发达吗?汉语早就摈弃了这种造词法,汉语词汇的发展经过了一个有精细向精炼的发展过程。
词汇精细向精炼的发展过程是词汇的词义概括的过程。这个过程是经过长时期逐渐完成的。比如“马”,这个词义就概括了马的一切,“牛” 概括了牛的一切,同时又概括出来某些事物共同属性和特征的词汇,如公、母、毛、肉等,这样一来,组词造句搭配自如,灵活方便,自然和谐。汉语没有西语那种记词之苦,简洁易学。上例中的牛肉干、牛肉汤就不收入汉语词典。发达的语言词汇可以以少胜多,相同的事物可以用最少的词汇来描述,掌握了基本词汇,便可自产出西语中许多一事一词的词汇。比如英语,学会了deer (鹿)和flesh、 meat( 肉),却不会谁说Venison(鹿肉),汉语中鹿肉这类词没有专门学习的必要。人们对语言学中词的定义好像没有太大的争议,但实际上不同的语言中词汇并不一定一一对应。
这种不对称性有时影响到其它语言与汉语的沟通。由于汉语的高度发展,汉语翻译其它语言碰到的问题相对较少,翻译中遇到其它语言有而汉语没有的词时较容易处理。
汉语根据语义组词,十分灵活方便。这种构词法最大的特点是自解性强。例如英语“hotpot”一词,汉语可翻译成“土豆烧肉”,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若一时找不到恰当的词,甚至可以先拿过来直接使用,待以后另造适当的词或慢慢汉化。如早先的“democracy”,最初音译成“德谟克拉西”,后改称“民主”。这种方法现在仍然采用,比如最近的“clonc”,目前译作“克隆”。有些音译词则慢慢汉化了,如“逻辑”(logic)、“沙发”(sofa)等。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象“克隆”这种以音造词的方法是落后的造词法,造出的词往往自解能力很差。“萨斯”不能自明,不解释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再如“达不溜替欧”(WTO,世贸组织),自解能力差且不说,说着也不顺嘴,既不符合汉语习惯,呜哩哇啦一长串,有悖汉语简洁明了的特点。
社会在不断地向前发展。在知识爆炸的世界中,语言的词汇在经常变动,新词在大量地产生着。西语多以音构词,不如汉语以义组词科学,更能适应这种变化。
一种语言的构词科学与否,是衡量语言是否发达的主要标志之一。
英语在发展中也在改变着这一落后的构词法,“驴肉”作“donkey meat”,渐渐朝以义构词的方法上发展。不仅如此,语法上也有逐步向汉语语法方向靠拢的趋势。
根据语法特点,人们把英语划入屈折语,汉语划入孤立语。汉语落后论者认为屈折语最先进、孤立语最落后。英语向孤立语方向发展这一现象不支持汉语落后论的这种观点。


语法是语言学家从人们语言使用中概括出来的。
中国语言学的产生较晚,从《马氏文通》算起到现在不足一百年,所谓产生无非是仿照西方语言学说来分析汉语的构件性能和组织方式。用欠发达的语言的语法分析方法分析发达语言,难免有所欠缺。
西方文字通常一词一串,文字中的词和语言中的词基本同步,而且形态多变。汉语则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形态变化,通常以字组句,对词的概念模糊。对句子的界限也难以清清楚楚。
语言是“本”,语法是“末”,西方语言的语法对各自的语言制约作用太大,有点本末倒置,讲英语每句话都要考虑语法是否正确。汉语则不然,懂不懂汉语语法对人们学习和使用汉语影响不大。汉语语法实际上成了语言学家们的事,对大多数人来说,只知其然就行,没有必要知其所以然。人们讲汉语主要考虑是否达义、让人听懂,语言学家可以根据人们语言实践不断概括和修改语法,而不是用语法约束人们如何讲话。
分析汉语语法,生搬硬套西方语言学的东西,犹如把小孩子的衣服硬往大人身上穿。有些人先入为主,被所谓的现代语言学的基本概念、常识、自以为是的事实、杜撰的语言文字发展规律等所囿。他们紧随西人尾尻,把一些西方语语言学解释不了的汉语文现象,也一口咬定说是汉语文落后的表现。不怨小孩衣服小,反怨大人个子高,真乃滑稽可笑。把这些荒谬的观点编入教科书,误己又害人。如今汉语汉字落后论者不说桃李满天下,说大有人在一点也不为过。
至于一些人将汉语汉字论后论大肆发挥,甚至株连到使用汉语汉字的汉人乃至中国人,认为他们因使用汉语汉字而思维能力差,并且把贫穷、落后、愚昧统统归罪于汉语汉字,那是别有用心,另当别论。看来清除奴才思想并不容易,不是一朝一夕所能解决的事情。
尽管语言学对词的概念有明确的定义,实际上就连语言家也很难从汉语中把词“一刀切”给切出来,句子成分界线也是一样。对大多数人来说学习这些东西,感觉如同画蛇添足,另植畸指,实属多余。诸如动、名、形、副、介、连、助、叹,主、谓、宾、补、定、状此类东西人们不知道也无所谓。弄懂这些东西费时费力且不说,用处也不大,有精力还不如用在读其他书上。古人云: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学会唐诗三百首,不会写来也会溜。通过多读经典文章学习和使用汉语,给人们的帮助更大。
人们使用汉语不把掌握语法常识做为重要条件,是汉语高度发达的一个表现。
缺少形态变化是汉语高度发达的又一个表现方面。语言形态变化多,是语言发展的初级阶段。古时汉语形态丰富,形态变化逐渐消失,使得汉语简便易学,简易性使得汉语易于交际、传递和接受。
吼、啸、嚎、鸣、啼、咬、嘶等概括为叫,人欢马叫说成人欢马嘶反而听着不习惯,狗叫、羊叫、鸟叫、猫叫、狼叫、猪叫等,成了现在人们常用的说法。对“叫”加上修饰可以表达丰富细腻内容,如高叫、低叫、大叫、小叫、吼叫、惊叫、狂叫、猛叫、喊叫、低声叫道、轻轻地叫了一声,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西语中一般通过形态变化来区别语义。例如俄语中“说”一词要据说话人的不同而变位:我(я)嘎哇六(говорю、说)、你(ты)嘎哇利十(говоришь、说)、他(он)嘎哇利特(говорит、说)、我们(мы)嘎哇利母(говорим、说)、你们(вы)嘎哇利姐(говорите、说)、他们(они)嘎哇俩特(говор
ят、说)。除了动词外,名词、形容词等也有多种变化,不胜其烦。这些变化本质上讲无非是起到区别语义的作用,除了显得笨拙之外,看不出有什么可赞之处。
西语中英语相对发展较快,这种笨拙的别义方法有所在改进,动词没有了人称的变化,名词失去了格的范畴。
通过句子中的词序区别语义是最自然、最便捷、最节约的方法,也是经济、高效率的。汉语在区别语义对语序加以充分的利用。例如,上山人、人上山、山上人,就是通过变换语序表达不同的内容,十分简洁方便。
西语语义和词序关系不大,词在句子里的位置比较自由,词形变化后语义就固定了,改变词的排列顺序语法关系不变。词序资源的浪费是落后语言的一种突出表现。词序别义被现代英语逐渐采用,这是语言发展的必然趋势。
 

·
Registered
Joined
·
62 Posts
天涯上的文章,看过了,是好文章。
这几天在想一个信息压缩的问题:同样的信息用英语写出来,就占比较多的空间,若翻译成古汉语,就“压缩”了,那能不能用这样的办法进行计算机信息压缩呢?
 

·
Mind Reader
Joined
·
3,538 Posts
Discussion Starter · #3 ·
其实说到词汇量,汉语一点不输任何西语,包括英语

2005年度汉语词汇量统计的结果显示,总词种数是1664085条。除了英语,其他语言的丰富程度就靠边站了
 

·
Registered
Joined
·
62 Posts
汉语还有个优点:表意。就像阿拉伯数字一样,可以有不同的读音,但意思是一样的。
汉语古今变化小的原因就是意思 和 发音 分离。
 

·
Registered
Joined
·
361 Posts
各种人都会觉得自己的是最好的,至少西方人认为字母是语言发展中的必不可少的阶段,偏偏汉字就没有,以前翻过一本美国人写的书,把人类文明分为几个阶段,中国是象形阶段,也是第一阶段;阿拉伯是字母阶段,是第二阶段;苏联和东欧是铅字印刷阶段,是第三阶段;而美国和西欧是激光排照,是第四阶段.好象我没记全,应该是有五个阶段.那本书大概就这么论述了文明的五个阶段.

中国的语言也的确和世界其他地区很不一样,首先是没有字母,其次是单音节.
 

·
Registered
Joined
·
361 Posts
贴一篇从另一个视角看待这个的东西

记得的本人都中学的时候,语文课本上堂而晃之地写著:「走拼音化
道路是汉语的必然趋势。」其中最主要的一条理由便是,英文可以打字,而汉语不能。现在回想起来真可笑。随著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汉字的键盘输入速递已远远超过英文,而且还在虽这技术进步而不断快速提高。
  现代所有学科领域,中国都有很好的学者,没听说哪位因汉语「不精确」而搞不好研究的。中国的火箭照样可以精确升空,中国的原子弹照样可以精确爆炸。所有的英文科技文献都可以翻译成汉语。下面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来显示英文的笨拙:本人曾问系里的几个教授「长方体」如何用英文讲,可这几位母语是英文的工科教授竟说不知道,接下来连问几个本地的研究生,结果他们也不知道。著实令我大吃一惊!现在我要问读者:您知道么?反正不是Cube,Rectangular...。后来,我倒是真的在字典里找到了该词,可现在又忘了,原因是它太生辟。感叹, 英文真是笨人的语言,试图给天下每一事物起一个名字。宇宙无穷,英文词汇无穷!词汇如「光幻觉」、「四环素」、「变阻器」、「碳酸钙」、「高血压」、「肾结石」、「七边形」、「五面体」都只有专业人士才会。根本不可能像汉语那样触类旁通,不信?去亲自问问母语是英文的人好了。英文是发散的。搞的一些基本概念如「长方体」也只有专家才会讲!
  怪不得英文世界里专家那么多,而且都那么自信;是啊,一般人连他们的基本术语如「酒精绵球」「血压计」都不会讲。生活在英文世界真是对无知无奈!可悲可怜!英文是一维的,是密码语言。写英文是编码,读英文是解码。细想想:如把英文的a、b、c、d、e换成1、2、3、4、5,并没有甚么原则上的区别。按上边的对应,如一开始就把cab写成312没有甚么原则上的区别。用一样的读音,又有甚么不可以?  
汉语就不同了,是二维的(纸面上的最大维数),最大限度地利用了纸面的几何空间。每个汉字就是一幅画。试问从一幅画上得到的信息快,还是从一行密码中得到的信息快?国家汉字的扫盲标准是1500个字,理工科的大学生一般掌握2000个汉字。就凭这2000个字,大
家可以读书、看报、搞科研。可在英文世界里,没有20000个字别想读报,没有30000个字别想把《时代》周刊读顺,大学毕业10年后的职业人士一般都懂80000字。新事物的涌现,总伴随者英文新词,例如火箭(ROCKET),计算机(COMPUTER)等,可汉语则无须,不就是用「火」驱动的「箭」么,会「计算」的「机」么!可英文就不能这么干,不能靠组词,原因是「太长」了。如火箭将成为「FIRE-DRIVEN-ARROW」,计算机将成为「COMPUTAIONAL-MACHINE」等。人的视角有限,太长的字会降低文章的可读性与读者的理解能力。
  目前,英文词汇已突破40万,预计下世纪中叶,将突破100万大关。而汉语则相对稳定,现在中学生还可以琅琅上口地读屈原的楚词。英文就难了,太不稳定。现在的人们读沙士比亚的原著已困难重重,更不用说读400年前英国诗人乔叟的诗了。学GRE的时候,注意到很多韦氏字典收录的词汇竟是本事件初的新词,如「Gargantuan」取自拉伯雷的小说。这也不奇怪,毕竟英文400年前才统一了拼写。

  汉语是二维信息是生动的是高效的,英文是一维信息是密码型的是枯燥低效的。
  在英文世界里能读文学名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不是所有受过大学教育的人都能干的。如阅读《荆棘鸟》中用英文描述的非州的一些植物真是艰涩无比,一般英美人也只能囫囵吞枣而已;可在中文世界里,又有谁会对仅有中学学历的人读完四大名著而感到惊奇?
 

·
Registered
Joined
·
361 Posts
把那篇原文贴出来,这是前面的部分,仍然删掉一些无关的内容:

 汉语的一个明显的优势是,思维面广阔,在数学上由于单音节发音,对数字的反应速度也更快,但在逻辑思维方面还是拼音文字较好,但从人类文明发展的趋势看,作为表意文字的汉语,由于可以自由组合新名词新概念以至新思想,可以容纳信息和知识爆炸的冲击,无疑将发展为人类的共同语言,用这种语言来交流思想更加方便,更加丰富多彩,当然在论文和计算机语言是汉语和拼音文字并用了,汉语的伟大就在于兼容,你们看看在汉语的学术论文有汉语和阿拉伯数字和西方拼音文字的混用现相,但在英语论文中则找不到一个汉字,中国的物理学专家可以凭借他在中学时代的化学基础知识通读化学专家的论文,反之依然,而英美的不同行业的专家要交流他们的学术成果,则是对牛弹琴,凭这个优势,汉语就有资格成为世界语,而我们国内还有些学者还要把汉语拼音化,这不是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吗?我们中国人民也有资格控告那些所谓的文明的西方人,是谁在制造环境污染,破坏森林和草原,就是他们,因为印刷同样内容的一本书,西方语言要比汉语浪费2倍的纸张,全世界使用西方语言的人要比使用汉语的人多5倍,按照简单的因素级连倍乘法,就要浪费10-20倍以上的木材增加20倍以上的工业废水,就语言的优越性来讲,西方人没有什么资格对汉语说三道四,连文盲都知道从联合国五种工作语言找出汉语文本,因为汉语文本是最薄的那一本。

  中国人心里有这样一种成见;认为汉语迟早要被英语所淘汰。

  记得有一次,大概是胡野碧在辩论时干脆把它清楚地说了出来。前几天“世纪大讲堂”请了一位学者李锐也认为全球化的结果是让英语统治世界。只有阮次山在一次“大时代,小故事”中谈到汉语的思维速度比英语快。但是,他又提出一个问题;既然由于汉语使用了‘声’使得汉语的思维速度比英语快,那么,由于广东话中的声比普通话多,是不是广东话的思维速度比普通话更快呢?我的回答是,广东话虽然使用的声调多于普通话,但是,广东话有两个缺点,第一、它的文字规划得不好,文字表达欠佳,且有闭音节的声音存在。第二、它的声音利用率不高,普通话有21个声母、35个韵母和四声,连乘的结果是2900个声音,但是能够被利用的是2500个,而真正被用到普通话中的仅1200个。广东话有九声,即使它的声母和韵母与普通话一样多,那么它实际使用的声音也应该是普通话的两倍多才对,但是,广东话中实际使用的声音仅有1500个,与普通话相差不多,而它的利用率比普通话小了几乎一倍。利用率小,就说明难学。因为同样的一个声母或韵母,每次的使用实际上也是一种练习的过程,利用率高的声母或韵母必然容易记忆、容易掌握。日常生活中也可以看到,凡是常用的语言元素,包括声母、韵母、汉字和单词等到,越是经常使用的越容易掌握。语言的好坏其实取决于两个方面,第一、是不是能够用很少的记忆来掌握,第二、是不是能够在有生之年掌握到比其他人更多的知识?用一句极限的话来讲应该是:最好的语言是不学而知,但是所掌握的知识又最多的语言,或者说,学少而知多的语言。

  英语与普通话相比则不同,国际音标中,英语有20个元音和20个辅音,所以英语的声音种类不会超过20×20=400个;反过来说,不在这四百个声音之内的任何声音都不被英语所承认,或者被认为是不正确的发音;这里所说的不是“音节”。比较一下就会看出,汉语的发音种类是英语的3倍,两者的比值远大于广东话与普通话的比值。

  下面要说一下,为什么声音种类越多,思维速度就越快。这个问题,去年我在“北大中文”论坛讨论了一个月才使大家弄清楚,在这里我希望尽量说得简单。假设有一个仅会发两种声音的人,具体地讲,他就会发a和b两个音。根据电脑的理论,我们知道,他用这两个符号依然可以表达整个世界。再假设,世界上仅有400种事物需要表达,那么,一个英国人可以用每一个发音来表达400种事物中的一件,而仅会发两个声音的人,有时就不得不用九个发音来表达400种事物中的一件,因为二的九次方才大于400。比如,英国人用“i”代表“我”而仅会两个声音的人可能要用abbababba代表“我”这个概念。一般人每发一个声音大约需要消耗四分之一秒的时间。比较两者就会看出,仅会两个声音的人,不但表达得慢,而且还费力气。在表达“我”这个概念的时候,英国人使用四分之一秒的时间,而仅会两个声音的人使用了二又四分之一秒。如果两个人总以这样的比例生活一辈子,他们一生中所享受到的所有信息将是它的反比9:1。我们知道,思维实际上是一种心里说的过程,如果在说话时表达得快,那么,思维的速度也应该跟着快。具体的例子是赵元任曾经比较用英语和汉语背诵乘法口诀的速度,汉语使用了30秒,而英语使用了45秒。因此,如果两个人同时用英语和汉语来背诵的话,到了30秒的时候,汉语使用者一定想到了九九八十一,而英语使用者则一定到不了这里,说不定,他想到的仅仅是七七四十九。这就证明了使用发音种类多的语言比使用发音种类少的语言思维速度快。这一点曾经被国、内外许多学者所证实。至于思维速度快是否就代表聪明这个问题是被很多学者所承认的。

  我的证据是解释一个历史上的“谜”:古希腊人为什么比其他人更聪明?因为希腊的文化来自古菲尼基人,我们知道菲尼基人发明了人类的拼音字母,就声音的分解来说,这是一大进步,就思维速度来说,它是一大倒退。因为,为了筛选容易区分的声音元素,菲尼基人仅仅使用了22个辅音,这样,它的表达速度当然比现在任何语言都慢,而希腊人则采用了元音,我们知道元音与辅音结合以后,声音种类等于增加了好几倍。事实上,菲尼基人的声音中也有元音,否则他们是发不出来的。所谓的22个辅音是说他们仅承认这22个辅音为信息栽体,也就是,ma、me、mu、mai、muo在他们的耳朵里与一个m没有任何区别就像me的四种声调对于英国人来讲没有任何区别一样。由于声音种类的突然增加使得希腊人的思维突飞猛进,造成了后来的现象。论坛上曾经有人问汉语的声音种类依然多于英语,为什么没有英国先进。我的回答是,当声音种类突然增加的时候就有新思想出现,反之,当声音种类减少时,思想就趋于保守,而元朝以后,中国的声音中失掉了一个“入”声,中国的衰弱正巧从那时开始。最后,在讨论尼安德特人的时候,人们也发现,使用声音种类少的人种会被历史淘汰。

  我之所以认为汉语必定战胜英语的根据还不在这里,关键是要解决人类目前所面临的知识爆炸问题。我们知道,目前的英语单词包括各种生物名称及专利发明的新术语已经超过了数百万,如果考虑到英语中有一些可以推导和联想的成份;比如前、后缀和复合词等,它所需要记忆的基本单词也有一百万个。而所有这些单词在汉语中都可以用四千个汉字来表达。根本的原因还是英语的发音种类不够。

  比如pork这个词,在英语中代表猪肉,它和猪pig、肉meat没有任何关系而仅仅代表它们的一个联合体而已,如果把猪肉pork、羊肉mutton、牛肉beef、猪油lard、羊油suet和牛油talon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的话就发现,英语中所有的联体词都是一个与其中任何一个分解词毫无关联的新符号,而它们却构成了英语词汇的主体,英语中几百万的单词就是这样来的。它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如果将pork改成pig和meat连在一起的形式,那么就要发音四次而pork仅仅发音两次;所以联体的词能够节省发音却要增加记忆,而分体的词,无需记忆可是却增加了发音次数。设想,一位屠夫,每天要用到“猪肉”这个词上千次,使用两次发音的单词要比使用四次发音的词节省两千次发音,何乐不为?但是遇到不常用的词的时候,英语还是和汉语一样,使用分解的词,比如驴肉就用donkey meat来表达。因为不常用的词,即使设立了符号形式,别人也记不住。汉语能够将英语中联体词汇分解的功能,非常有用,它使所需要记忆的词汇大大地减少;不仅如此,它还能够将词汇在人们头脑中的位置整理得清清楚楚。达尔文主义的诞生就是建立在林奈的双名法的基础之上的,这种方法使得各种印象在脑子中由原来的平面,变成立体的。比如,在林奈以前,人们给所有的生物一个名字,结果,由于种类太多,同一种生物可能有两种名字,而另外的生物,可能没有名字。林奈则将所有的生物先分类,并且给出一个类名,然后在类名的下面放一个词,两者组成双名法的名字。这样不但清晰,而且大大的减少了需要记忆的符号;比如原来有一万个名字,现在分成一百个类,又在每类中分成一百种,我们所需要记忆的仅仅是一百个类名和一百个种名,共二百个,而不是原来的一万个。随着知识爆炸的问题逐渐恶化,人类就有必要将其他的术语也仿照这个方法改造,而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按照汉语的结构进行改革。而原因还是在于发音种类的数量。

  这个现象最先是德国的莱布尼兹体会到的,他认为汉语是自亚里士多得以来,西方世界梦寐以求的组义语言。但是,他没有看到声音的真正特性,却由于汉字的数量上的性能而定义汉字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文字。

  最后,谈一下关于人的一生中到底能够记住多少单词或符号的问题。中国人所使用的汉字通常在三到四千,而莎士比亚时代的英语仅有三万个单词,他本人能够全部掌握。但是,到了丘吉尔时代,他的单词量依然是三万个,可是,那个时候的英语已经拥有近百万个单词了。所以,我认为,莎士比亚使用英语单词的熟练程度是后人根本无法达到的。我曾经在网上向很多英语中高等教育的语言机构请教,到底学习英语应该掌握多少单词才成,但是,他们的回答总是含糊不清,或者扯一些别的东西。后来,在一些无法避免这个问题的文章中我发现,语言学家们对于英语单词的要求是:一个受过教育的英语使用者应该掌握五到二十五万单词,不但差距范围很大,而且,用这个标准来衡量,莎士比亚和丘吉尔都应该是文盲,至少是没受过教育的人。

    类似的事情还有就是找世界语bbs进行辩论。谁都知道,世界语实际上是将英语改头换面设计的语言,当然不懂得使用“声调”。我的问题是,英语的单词已经远远超过了常人的记忆极限,世界语有什么办法弥补这个缺陷吗?当时有人回答我说,世界语中使用派生的结构比英语更加明显。可是,当我将汉语中的声音种类,以及“声调”的利用方法向他们解释以后,再也没有人发言了。

  
  谈汉语与英语的优劣


  谈到汉语与英语的优劣问题,首先就会想到“表意文字”与“表音文字”的区别。前面已经讲到随着汉字的演变,汉字已不再是纯粹的表意文字了。存在着大量形声字。历史上随着文明的不断发展,语言所要表达的概念不断增加,表意文字要求汉字拥有了一个数量庞大的字符集,但现代汉语已经不用增加字符来表达新的概念,而是创造新词,加上对汉字汉语的规范化,这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减少了使用字数的目的。

  与汉字相反,英语名为“表音文字”,其实并不能真正的表音;英语正词法中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英语的书面拼写形式和读音之间的矛盾问题。由于文艺复兴时期印刷术的推广和教育的普及,英语的书面拼写形式逐渐统一,形成了规范的形式,而这些规范的形式又通过印刷的方式进一步固定下来。但与此同时,英语的语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例如,gnash(咬牙)和 gnat(小昆虫)中,g不发音,knight (骑士)和 know (知道)中,k不发音,而在中古英语中,这几个字母全都要发音。又如,辅音字母前的 r (如 arm)和词尾的 r (如 father)不发音,词尾的 e(如 live)不发音,而在中古英语中,它们都是要发音的。这种情况,使得规范的书面形式与实际的发音之间出现了很大的矛盾。这也是中国人学习英语时遇到的一个难点:学习一种“表音文字”如果不查字典、不看国际音标,也不一定能准确发音,是不是好笑?

  18世纪开始,英国强调语言的规范化,要求语言准确有力。1755年,约翰逊(Samuel Johnson)编写了第一部英语词典,把英语词的拼写形式固定了下来。这样,英语的正词法就能够以词典作为规范的根据。这很象中国秦朝时将小篆的书写规范化,但是却没能阻止汉字语音的变化。

  这就提出了第二个问题:所谓拼音文字也有一个大问题,就是许多拼音文字,由于千百年来口语的不断变化,它的书面文字与读音往往相去甚远。法语也一样,它的书面语言表达的还是四、五百年以前的发音,不发音的元音彼彼皆是,象hommes读为um,aiment读为em。

  事实上,现在的书面英语、法语,已经有很大“表意文字”的成分了。历史上的汉字作为表意文字(ideograph),文字与语音没有直接关系,无论用哪种语言或方言去读,意义没有变化。这是几千年来各种口语分化交熔变迁,而汉字一直作为一种统一的文字被所有人认同的原因。汉字使操不同口语的人互相交流成为可能,而隔膜是统一的主要障碍。所以在“表意”、“表音”这一点上,汉字并不比英语劣势。

  现在普遍认为汉字的庞大的字符集使它显得非常复杂:难学、难记、难用。但是这里面需要搞清一个前提:那就是汉字的“字”与英文的“word”是不同的概念。现在的中小学教育需要掌握2000-3000个汉字,才能够满足日常阅读。但这不仅仅是学习2000-3000个“字”,而是学习2000-3000个概念。一个人一天之内可以学习26个英文字母,但是他能阅读英文吗?由于英文已经不是典型的“表音文字”,学会26个字母甚至连准确的单词发音都没有掌握。到头来,在以英文为母语的国家中小学中,仍然要进行大量的单词拼写训练。掌握2000-3000英文单词是什么水平?能应付日常阅读吗?学习过英语的人都明白!

  研究表明:汉字作为一个复杂的文字符号系统,其信息熵很高。研究的基本方法是:逐渐扩大汉字容量,随着汉字容量增大,信息熵的增加趋缓;汉字增加到12370以后,不再使信息熵有明显的增加。我国科学家指出:汉字的容量极限是12366个汉字,汉字静态平均信息熵的值(平均信息量)是9.65比特。通过数理语言学中著名的齐普夫定律(ZIPF’SLAW)核算,这是当今世界上信息量最大的文字符号系统。联合国五种工作语言文字的信息熵的比较如下:
  法  文:3.98比特
  西班牙文:4.01比特
  英  文:4.03比特
  俄  文:4.35比特
  中  文:9.65比特

  可以看出,拼音文字的信息熵小,差别不大。汉字的信息量最大。

  汉字对拼音文字的这种信息熵优势是什么概念?简单的比喻就是十进制数与二进制数的差别。十进制数字系统需要人记忆0-9,10个符号,二进制只需要记忆0和1两个符号。十进制乘除要记忆9×9表,二进制只需要学会与、或、非的简单逻辑。但是,人类在日常生活中为什么不使用二进制数字系统呢?因为那样很浪费,一个数字“7”表示成二进制就成了“111”,记个大数不把人累死?反过来,人类为什么不用十六进制,或更高的进制呢?一方面是人脑智力的限制,另一方面,十六进制也未必能大幅度提高信息熵。这种信息熵反映在文字上,就是联合国文件中,中文版本一定是最薄的。信息熵高是不是就不利于计算机处理呢?这方面恐怕还很难下结论。简单的比较汉字与英文的输入速度是不能说明问题的,因为“字”与“word”是不同的概念。要比较只能比较同一内容的中英文两个不同文本,计算击键数的差值。在“词”的单位基础上,现代汉语与英语是可以进行比较的。现代英语为了应付不断涌现的新事物、新思想、新科技、新概念,也在不断地造词。无非是借助拉丁词根、或重新组合已有单词,结果越是专业科技的词汇,就越长、越难记。或者是大量使用缩写:如WTO、FBI、IBM、UFO等等,缩写一多就容易混淆、难以理解。在这方面,现代汉语造词的优势就十分突出了。这就是汉字字符集信息熵高的优势。

  用现代计算机技术作为信息化的标准,来衡量汉字与英文字母的优劣是件很荒诞的事情。现代计算机技术说到底就是基于“二极管”的技术,将来的发展很难预料。难道要人类高度智能的思维模式,去模仿“二极管”式的思维?那是典型的削足适履。试想,难道当年就因为发明了黑白照像术,人们就该废掉油画的色彩?难道当年就因为摩尔斯电码适合新发明的电报,人们的语言就都应该改成“嘀嘀嗒”?

  汉字在应用中遇到的一些困难,我们不应该忽视,但是没必要过分夸大。当年中国人发明了活字印刷术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应用。直到清朝末年中国还在大量使用雕版印刷术。其原因就是汉字数量太大,要制造一套足够印书的字模难度太大,也不经济。最后还是20世纪初,西方人引入了机制字模,中国才实现了活字印刷。在20世纪,人类进入计算机时代的初期,汉字处理软件的缺乏也曾经是一种阻碍,但是很快也就解决了。现在在计算机技术的帮助下,汉字的传播比以往更方便了。
 

·
Registered
Joined
·
361 Posts
按照这篇文章的观点,那就是汉字和拼音文字各有所长.汉字长在思维速度和广度上,比如表义,单音节,组合造词;而拼音文字则长在书写上,写起来很方便,这个并不奇怪,当初苏美尔人发明字母就是为了在商业上快速记录的需要.

所以汉字的问题就是在输入上,如果科技先进到人类可以仅仅凭借意念输入语言,那可能才是汉字的黄金时期.
 

·
Registered
Joined
·
361 Posts
说的更确切点,汉语是一种侧重于说的语言,一切都以说方便为主,比如单音节,比如没有词的时态变化,比如没有阴性阳性那些东西.

而字母语言则是一种侧重于写的语言,一切都是以写为主,怎么念出来那是不同地区有不同习惯.很明显词的时态和单复数变化会给说带来麻烦,要多发个"ed"或者"s".

前面说的思维速度广度还有意念输入什么的也是这样,因为人在心里想问题的时候就是自己对自己说,而不是自己对自己写.
 

·
Registered
Joined
·
361 Posts
还记得以前有个好玩的故事,讲中文系的一场考试,教授和学生一起考,考什么,就考写汉字,只不过必须写不同的汉字,时间限定一个小时.考试结束的时候绝大多数学生都不会超过800个,和构思写一篇作文差不多.只有教授才写的很多.

像上面这段话,虽然总字数是90个左右,但是不同的汉字只有60个左右,如果话越长,这个比例就越小.大量的是组合,而且这种组合,只要懂得单个字的意思,很多都能猜出来.除了一些近代引进的一些词汇,比如前面提到的逻辑,沙发,浪漫等依靠语音转过来的词汇.
 

·
Registered
Joined
·
3,646 Posts
天涯上的文章,看过了,是好文章。
这几天在想一个信息压缩的问题:同样的信息用英语写出来,就占比较多的空间,若翻译成古汉语,就“压缩”了,那能不能用这样的办法进行计算机信息压缩呢?
一个拉丁字母占的是一个bit,一个汉字占的是两个,除非用古汉语书写长度都缩短到两倍一下不然没有什么世纪意义。
记不清了,好像是这样的。
 

·
Mind Reader
Joined
·
3,538 Posts
Discussion Starter · #12 ·
关于日语(转)

第一个优点是:日语是公认的发音优美的语言。在语言学上,评价一种语言的发音是否优
美,有一个公认的标准,那就是辅音数量和元音数量的比例,比较合适,最好是一比一,
比如"さくら",它的发音是 a[k]u[r]a(我故意把辅音放在方括号中),您看,一个辅
音带一个元音,正好是一比一,很规范,这样的语言,发音就好听。相反,您看这个英语
单词 script,它的发音是 [skr]i[pt],五个辅音带一个元音,这样的语言,发音就难听
。所以,在国际语言学界,日语、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是三个公认的发音优美的语言,
并且日语排在第一位。

第二个优点只对我们中国人有用,对外国人无用,那就是,由于日语中的许多汉字,来源
于古汉语,因此学习日语,有助于我们学习古文和成语。这样说有点抽象,我举一个具体
例子。假设今天上午第一节课是日语课,日语老师教同学们一个单词"蹴る",中文意思就
是"踢"。第二节课是语文课,语文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个成语"一蹴而就",老师问同学们
,你们知道"蹴"的意思吗?我敢保证,所有同学都会回答:知道!因为他们刚刚在日语课
上学过这个汉字。

第三个优点,其实很有用,只不过我们中国人里知道这个优点的人不多。比如我们上数学
课,老师说,课后同学们把圆周率背下来,要背小数点后 50 位(仅仅是假设,实际上背
3.14 就够了)。中国学生遇到这种情况,可就傻眼啦,只能一位一位地死记硬背,而且
由于位数太多,很可能中间某处记错了。而日本学生可就幸运多了,因为他可以用日语,
编写一句话,正好把这 50 位数字的发音包括进去,比如:

産医師異国に向う、産後厄なく、産婦御社に、(后面省略)

这句话的中文大意是:产科医生去外乡接生,产妇产后平安,产妇后来去神社烧香,(后
面省略)。如果你懂日语,那么这句话从头开始,一个假名一个假名地念,就是31415926
53589793238462......(后面省略)。照这样记忆,别说是50位了,就是500位,日本人也
能记下来。所以在记忆数字方面,我们中国人最好低姿态,不要跟他们日本人叫板。日语的两大缺点

我因为家庭方面的原因,从小就能说日语。由于有这样一个特殊条件,我爱人一直想让我
教我儿子学日语,我就是不教,我爱人问我为什么,我说原因复杂,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

后来,仔细想了想,觉得原因还是能说清楚的。与学习其他外语相比,我个人觉得,学日
语有两大坏处,或者换句话说,日语有两大缺点。第一个缺点是:日语的学习强度太大。
国外学者做过一个统计,英国孩子只要记住 1000 个单词,即可看懂日常英文文章的 80%
,法国孩子是 1000 个单词 84%,西班牙孩子是 1000 个单词 81%,而日本孩子 1000 个
单词只能看懂 46%。日本孩子要想看懂 80%,至少需要记住约 4000 个单词。你说这个学
习强度是不是太大。

第二个缺点是:日语的语言效率太低。由于日语本身的一些特点,比如动词放在句子的最
后面,名词放在定语的最后面,等等,日语在国际交往中,被公认为是效率最低的语言之
一。上面这几句话,专业性有点强,我举一个通俗的例子。

比如火车站上的广播(翻译成中文):各位旅客,前往某地的列车就要进站了,本次列车
,中途在 A 站、 B 站、 C 站(后面还有一长串地名),听到这里,旅客一般都会认为,
这些地名,肯定都是火车中途的停车站,所以并不注意去听,没想到播音员说着说着,最
后竟然是"止まりません(不停车)"。有个旅客是去 H 站,听到这里,大吃一惊,由于刚
才没注意听,不知道那一长串地名中,是否有 H 站,于是赶快跑到站长室去询问。由于语
言自身的缺点,造成社会重复劳动,这就是语言效率低的典型表现。

所以我的结论是:除非您有特殊的理由,比如哈日,爱看日剧,想去日本留学等,你可以
学习日语,如果没有特殊理由,我建议您优先学英语。
 

·
Registered
Joined
·
62 Posts
一个拉丁字母占的是一个bit,一个汉字占的是两个,除非用古汉语书写长度都缩短到两倍一下不然没有什么世纪意义。
记不清了,好像是这样的。
一个汉字占的是两个拉丁字母的空间,但汉字等于单词啊
 

·
Registered
Joined
·
14,079 Posts
^^ 在UTF-8中,一般汉字占3个BYTE。而且汉字的输入比英文麻烦的多,所以在存储上汉字并不占优势。

再说现在存储越来越便宜,带宽越来越宽,数据压缩意义越来越小。
 

·
Registered
Joined
·
361 Posts
中国学生遇到这种情况,可就傻眼啦,只能一位一位地死记硬背,而且
由于位数太多,很可能中间某处记错了。而日本学生可就幸运多了,因为他可以用日语,
编写一句话,正好把这 50 位数字的发音包括进去
这种东西中国也有,我就记得开头几句是"山颠一寺一壶酒",后面的忘了.

中国话里面最好玩的是这个:
施氏食狮史

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施氏时时适市视狮。十时,适十狮适市。是时,适施氏适市。氏视是十狮,恃矢势,使是十狮逝世。氏拾是十狮尸,适石室。石室湿,氏使侍拭石室。石室拭,氏始试食是十狮尸。食时,始识是十狮尸,实十石狮尸。试释是事。

【白话及解题】住在石头做的屋子里的姓施的诗人,喜欢狮子,发誓要吃十头狮子。姓施的常常到市集里看狮子。十点钟,刚好十头狮子来到市集。这时,刚好姓施的(也)来到市集。姓(施)的看这十头狮子,仗着箭的力量,使这十头狮子死了。姓(施)的收拾这十头狮子,到石头做的屋子。石头做的屋子潮湿,姓(施)的命令侍者擦拭石头做的屋子。石头做的屋子擦(好了),姓(施)的开始尝试吃这十头狮子。吃的时候,才知道这十头狮子,实际上是十座石头做的狮子的尸体。试解释这件事。

赵元任先生的《施氏食狮史》写于1930年代,限制性地使用一组同一读音但字形不同的汉字来行文,借以说明汉字及汉语书面语的功能——以形表意.这篇文章所有字的发音都是shi.
 

·
Registered
Joined
·
62 Posts
其实只能说汉语比较特别,没有字母化,很原始又很实用。
汉语最大的特点之一是抽象。比如在伊朗放了电视剧《笑傲江湖》,有个伊朗人很喜欢,就问“笑傲江湖” 怎么翻译成英文。 还真难了,光“江湖”就要讲半天,他也停不明白,中国人也说不清楚。
大家翻译一下试试,呵呵。。。。
 

·
My Heart is with Beijing.
Joined
·
1,737 Posts
比如在伊朗放了电视剧《笑傲江湖》,有个伊朗人很喜欢,就问“笑傲江湖” 怎么翻译成英文。 还真难了,光“江湖”就要讲半天,他也停不明白,中国人也说不清楚。
大家翻译一下试试,呵呵。。。。
Proudly giggling in front of rivers and lakes. :lol: :lol: :lol:
 

·
Registered
Joined
·
19 Posts
其实我觉得每种语言都有自己的优点,不然就不会有人使用……不过说回来汉语真是博大精深,没有多少语言能使用几千年而不变!
 

·
Banned
Joined
·
1,274 Posts
汉语的基本优点有两个:一是一个音节可以表达一个概念,这显然与汉语是一个有声调的语言有关(比如妈、麻、马、骂)。这样使汉语可以简洁表达一些组合或复合概念而不要像多音节语言一样单独造词。“pig-pork vs 猪-猪肉”只是一方面。另外,比如“海纳百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等一些有用的复合表达方式在拼音语言里面几乎是不可能的。再举几个很有意思的事实,汉语可以在一秒内从一数到十,欧洲语言是做不到的。而数81、108这些数,在汉语里很简洁,英语勉强;而德语、法语,那个累啊!在法语里,81的直译是4 乘以20加1,难怪石原慎太郞说法国人不会数数。这些小环节,很可能会影响思维速度。

另外就是汉字。越南语与汉语是近亲,也是单音节有声调。但由于使用拼音,不仅十分拖沓,而且很容易混淆。

当然,声调、单音节与汉字在汉语里是合谐统一的。

另外,汉字与中国人的智商应也有关系。

对汉语的一个很大的误解是认为汉语没有时态。其实汉语的时态与英语或德语的将来时很相似,都是用专门表达时态的词(“会、将、要”等)与动词本身复合来表达时态。而英德语的过去时就不是这样,要改变动词本身,这是一种很笨的办法。相反,在汉语里,可以用“曾、当时、了、是......的” 等灵活地表达过去的动作。而法语最笨,所有的时态都要改变动词本身,反正要为一些无意义的规则浪费大量脑细胞。
 
1 - 20 of 25 Post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