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scraperCity banner

1 - 4 of 4 Posts

·
Registered
Joined
·
353 Posts
Discussion Starter #1 (Edited)
2010年12月12日 06:18东方早报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民族英雄谢团长。

中国不会亡,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斗守战场……”

五年前的7月,“永远的老兵”杨养正,重回上海四行仓库唱起这首抗战歌谣,令无数上海市民动容。他,曾用自己的热血保卫过我们这座城市;他,曾来这座城市追忆峥嵘岁月;他,曾被我们称作“英雄”,却婉拒这个头衔,朴实地说“那是应该做的”。

2005年早报“抗战胜利60周年专题报道”《永远的老兵》核心人物,淞沪会战四行仓库保卫战“八百壮士”大陆唯一健在老兵,如今96岁高龄的杨养正老人,日前病重住院,一度“心肺衰竭”,生命垂危。

早报记者昨天获悉,“永远的老兵”杨养正老人病重期间,在重症监护室里,他仍不停念叨70多年前拼死血战侵略者的那段往事。

病榻之上

仍追忆四行仓库保卫战

杨养正,原名杨得馀,淞沪会战第88师524团一营一连一排排长。

1937年10月26日,为掩护大部队撤退,他所在的524团官兵400余人(为迷惑敌人称有800人,史称“八百壮士”),坚守上海光复路四行仓库与敌血战四天五夜,打退日军30多次进攻,以寡敌众歼敌200余人。

历史进入21世纪,当年的“八百壮士”一一离世。大陆唯一健在的杨养正老人,2005年重回上海四行仓库旧址的一幕,至今仍在感动后人。

杨养正的女儿杨庆玲昨天向记者介绍,2005年以后,老人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近两三年来饭量显著减少,支气管炎严重致常年咳嗽。今年以来,已入院治疗三次。12月7日,由于病情严重,他被送往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重庆新桥医院(以下简称新桥医院)救治。

昨天上午,早报记者从新桥医院了解到,经过连日来的抢救和治疗,目前老人意识比较清楚,生命体征平稳,但病情依然严重,“随时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据医院主治医生透露,老人全身多器官功能出现衰竭。除患严重支气管炎等病外,肺部感染严重,胸腔内有大量积液,心脏功能衰竭也比较严重,目前依然要依靠机器维持呼吸。

曾多次前往医院看望杨老的关爱老兵志愿者“熊姐”告诉早报记者,杨养正老人入院期间一度“心肺衰竭”致心脏、脉搏停止跳动,有一次经医生紧急抢救22分钟才得以延续生命,院方为此向家属下了病危通知。

令医护人员无限感佩的是,在重病监护室里,病榻上的杨养正仍念念不忘70余年前,“八百壮士”死守上海四行仓库的日日夜夜。在病床上,杨老还在向医生讲述当年的故事:“晚上看不到日本人的坦克,我就用装五节电池的手电筒朝日本人的阵地方向照射;我们的枪打不透装甲,我就跳上坦克用手榴弹炸……”

杨庆玲说,五年多来,老人时常想起上海。“熊姐”告诉记者,早报五年前关于老人重回上海追忆战场的旧报和照片一直被老人珍藏,并不时翻看。

双双住院

家属不敢告知上海朋友

1944年,参加过淞沪会战的杨养正来到战时陪都重庆,住进了长寿第九残废教养院。就是在那里,他结识了相濡以沫一生的妻子赵孝芳。尽管抗战中杨养正失去了左眼,赵孝芳依然决定嫁给他。两人约定,“不打跑日本鬼子,就不结婚”。

1945年8月16日,日本宣布投降第二天,两人在山城狂欢的礼炮声中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此后的岁月里,赵孝芳无微不至地照顾着杨养正。杨养正不止一次地告诉儿女,自己唯一的心愿是要“和老太婆埋在一起”。

杨老的女儿杨庆玲昨天告诉记者,一个多月前,杨养正的老伴赵孝芳因心脏不好住进了武警医院。刚住院没多久,杨老也因不断咳嗽被送到了该院治疗。在医院住了十多天之后,病情未见好转,家人将杨老转入了新桥医院呼吸科治疗。

“一住进去,就被下了病危通知书。”杨庆玲说,每天自己和几个兄弟在两个医院之间来回奔波。此前,家人还接了赵婆婆到新桥医院,让老两口见了一面。但考虑到赵婆婆也在住院,身体不好,一直不敢将杨老的病情如实相告。

让杨庆玲更犯愁的是,贫寒的家境无力支撑两位老人“巨额”的医疗费用。“我们是最普通的工薪家庭,都属于低工资,一个月一千零一点。”

志愿者“熊姐”告诉早报记者,2005年以后,上海有位姓王的先生一直惦念杨老的状况,常来电话问候。老人病危,杨庆玲等家属一直犹豫,因为“怕给别人添麻烦”,不敢将消息告诉他。

知情人士告诉早报记者:“老先生所享受的终身免费医疗‘仅仅限于大坪医院’,而此次因为心肺问题入住了更擅长心肺功能等大器官综合救治的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


据早报记者了解,2005年以后,杨养正老人先后几次生病治疗,医院“先免后减”,但至今仍不能享受完全的免费医疗。目前,经过多方协调,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重庆新桥医院领导签字,对老人实施“欠费治疗”。

由于是“欠费治疗”,一些关爱老兵志愿者团体开始通过网络等渠道为杨养正老人募捐,并将所得钱款存入医院账户。

“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很辛酸。”昨天下午,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副馆长沈建中听闻杨养正老人的情况,哽咽着对记者说,他接触到的不少抗战老兵晚年都与杨养正老人一样“贫寒”。沈建中说:“我们至今没有一个法律或制度来保障他们安度晚年。”
 

·
Ill get 6 pack abs
Joined
·
3,253 Posts
没办法,天朝是世界各大国对二战老兵最刻薄的国家。独立自由勋章的发授对象仅限于PLA。

体制外无论你贡献再大,都等于零。体制内的就不错了,被剥削的少点。
 
1 - 4 of 4 Posts
Top